滚动新闻:  
   
新闻 | 旅游 | 专家 | 文化资源 | 投资融资 | 居家房产 | 高端访谈 | 知识产权
视频 | 服饰 | 民俗 | 生活健康 | 广播影视 | 休闲娱乐 | 庆典礼仪 | 广告会展
专题 | 图秀 | 论坛 | 创意中原 | 新闻出版 | 网上商城 | 饮食文化 | 出行文化
 
  设为首页
  加入收藏
  与我联系
图片新闻浏览 | 新闻人物 | 名家风采 | 中原名人 | 经典著述 | 文化访谈 | 成功历程 |  
您现在的位置:河南文化产业网新闻中心成功历程 → 内容
河南省文化改革发展试验区
南湾湖

濮存昕:初到人艺把老师气个够呛

www.henanci.com 2009-6-27 15:09:42 进入商城 进入论坛
转眼到了1986年,人艺最终同意借调我进《秦皇父子》剧组了。他们经过研究,决定还是要上这个戏。我就在五六月进了人艺。一排练就是两三个月,等于整个夏天都在排戏,秋天正式演出。到了连排阶段,我正式提交了调进北京人艺的申请书。

    河南文化产业网讯: 转眼到了1986年,人艺最终同意借调我进《秦皇父子》剧组了。他们经过研究,决定还是要上这个戏。我就在五六月进了人艺。一排练就是两三个月,等于整个夏天都在排戏,秋天正式演出。到了连排阶段,我正式提交了调进北京人艺的申请书。

    空政话剧团那时已经换了新领导,他们倒是想留我,但一听我是到人艺,又松了口。在他们看来,人艺是艺术殿堂,干话剧当然要到那儿干,没有拦的道理。

    人艺也接受了我的请求,年底于是之还找我谈了话,问我有没有爱人进京问题、个人住房问题,我说都没有。人生的关键时刻往往是如此简单,就这么顺利办过来了。

    戏演出了,但我演得并不好,令蓝天野老师有些失望。他想扳正我的概念化表演,一些附在台词表面的情绪,还有一些并不高级的创意与表演状态。就为这个,他在一个需要我独白的地方叫停了好多次,是带有惩罚性,让我当时很没脸面。但那时并不懂得他要我表达的是什么,所以他干急也没办法。有一次,恰好排练场有一块道具石头放的不是地方,他一脚就踢过去,没踢开,反而把他的脚踢疼了。一个人在那儿倒吸凉气,那是真发火,可想他有多着急。

    连排之后人艺艺委会审查,曹禺、于是之他们都来了,坐满一大片前辈艺术家。每个人都紧张坏了,都卖力去演。演完了等着他们指正,曹禺就开诚布公说毛病:台词不清楚,也可以说听不明白,这里也包括老同志。大家就扭脸看郑榕老师,郑榕老师很认真严肃地低着头拿本子在记。

    审查连排结束,我马上向于是之老师求教。我看出他的确不知从何说起,只说了一个根本的、对任何一个演员的总的要求,让我听得云山雾罩。他这样说:“你要明白这个角色的人生目的、理想是什么,他为什么要这么做,再去分析产生动作。”现在想,他说的是表演艺术规律啊,可我那时要的哪儿是这个?我想要“招儿”啊!

    倒是郑榕老师点了我一下。他看我一个人在角落里坐着,闷着头瞎琢磨,就把我叫到门外。“孩子,台词可不能这么说,太用力了。字字都挺响,但意思不明白啊。我们打个比方,你平常说话是不是都字字强调呢?”“你看这一句:”小濮啊,我跟你说啊,星期天,在王府井,那天是车也多人也多,我在马路这头,你在马路那头,我看你跟人说话,那人是谁呀?‘这么长长一句在表达什么,无非是问那人是谁,我看见了,但没好意思过去。但你要是每个字都强调,大家反而不知道你要表达什么了。“”好的演员台词比说话都精彩,因为他懂得台词的意图所在。而你作为扶苏在海边独白,意图又是什么呢?“

    都是表演的至理名言,这些前辈都掏心窝子给我了,可我那时哪能懂啊,整个一个针插不进水泼不进。就这么上了人艺的舞台。当时剧院普遍的议论是:濮存昕虽然是苏民的儿子,演员天分条件还算不错,但再怎么着,他也得入人艺的槽啊,怎么看着磕磕愣愣的。观众对我也有议论,他们看了戏,然后说:你们人艺又来了一个演员,形象还不错啊!下面就没词了。

    现在回头看,都是因为做演员的底子没打好。进了空政话剧团,跟着王贵演戏,王贵的表演要求多夸张啊,《周郎拜帅》一上手就是能乐式表演方式,等于还没学会素描,就玩起了抽象派、现代派。而人艺要的是“现实主义”,如果是美术界这就叫古典现实主义画派,我虽然尽量照他的要求在做,但还是按捺不住地想表现什么。念台词就是声嘶力竭用劲,以为那叫激情饱满。没办法,人不到悟的时候,别人掰开揉碎,往你耳朵里灌,也没用。现在看一些刚出道的青年演员表演,我经常想到当时的自己。也许中国的表演教学有问题,老逼着演员往上走,而没有让他们学会平心静气、从心出发。错、对且不论,但要心性通畅地表达。特别是小品式表演,演员太在意剧场性与观众效果,结果就特别容易流于表面化。看似有激情,有爆发力,但意图是讨好、炫技—看,我是这么创作的,我有这个技能。总之特别想显露出来,殊不知,表演真正感人的东西是品质上的,而非自我陶醉。

    所以,我一直感激人艺,感激蓝天野老师。《秦皇父子》演出后他们并不满意,但还是留下了我。对于年轻演员,他们的心态一定在希望与失望之间。“你看这孩子真可爱,但怎么什么都不懂。”不懂,也让你上台,这是人艺的宽宏大量。这也让我知道,自己离戏剧艺术的高境界、更奥妙的门槛还有不小的距离。


点击复制,传给QQ/MSN上好友   来源:《濮存昕的艺术人生》 作者:濮存昕 童道明 编辑:李从献  去GooGle找 去BaiDu找
关于我们 — 法律声明 — 服务条款 — 媒体联盟 — 理事机构 — 经典案例 — 网站地图  
Copyright © 2006 河南文化产业网 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:豫B2—20080033
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河南省委员会办公厅 | 主办单位:河南省文化厅 | 运营单位:河南省中原文化信息中心
技术支持:河南省中原文化产业发展中心有限公司 | 文化新发现、产业交流热线:0371-63690087 63690533
交流信箱:tougao@henanci.com 豫ICP备11008259号-2沪港通